“任性”的“00后”给职场注入活力
来源: 北方网  作者:  编辑:孙畅  2022-06-14 13:48:34

2022年新春伊始,位于天津港保税区的智联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内一片繁忙景象,青年员工用饱满的热情和工作状态,迎接新一年的到来。本报记者 刘乃文摄

  天津北方网讯:“临时加班”“和不熟的同事团建”“被裁员却拿不到赔偿金”……这些事对于踏入职场多年的“80后”“90后”来说,似乎已成习惯的日常,却正在被新一代的年轻人打破。

  近日,话题“‘00后’能改变职场不良风气吗?”登上微博热搜,阅读量达数千万。一条“‘00后’整顿职场,工作一年仲裁4家公司,告倒闭两家,我就是我,不一样的烟火”的朋友圈传遍社交网络。

  尽管有媒体给这位朋友贴上了“整顿职场”“仲裁侠”等标签,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,但在庞大的职场中,这样的新人可能只是“个别现象”。虽不能用极端个案以偏概全,但这些年轻人行为的背后展现出与上一代人不同的职场观念,却足以吸引许多“前辈”的目光,引发更深的思考。

  今年即将迈入社会的第一批“00后”,对职场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?曾经被广泛关注的那批“95后”,在经历了蜕变后对于职场有了什么新的认识?不仅敢于对加班说“不”,甚至面试前对招聘单位进行全方位“反向背景调查”,在HR(人力资源)的眼中,这些个性十足的年轻人又给企业带来了哪些变化?在求职与招聘的双向奔赴中,我们体会到的不仅是年轻人择业观的变化,还有“打工人”对职场期许的升级。

  相比于当下,更注重未来

  提起眼下正在求职的“00后”,很多人第一反应是:这些孩子吃不了苦,找工作就喜欢“钱多事少离家近”,是在蜜罐里泡大的一代。然而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有的年轻人相比近在眼前的利益,想得更多更远,还有许多年轻人在求职中不断更新观念,他们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“颓”。

  思易高中毕业后直接申请了意大利的一所名牌大学,学习文化遗产学专业;2021年3月,他在本市一家新媒体公司实习。这次实习看似与他的专业不相关,却是思易深思熟虑的选择。“学的这个专业看起来比较冷门,国内目前少有大学在本科开设这样的课程。不少人奇怪,我为什么不留在国外,更有人纳闷我为什么到新媒体公司实习。”思易笑着解释道,“在我看来,近几年中欧文化交流频繁,如果把我的知识与新媒体策划、拍摄等技能相结合,无疑会给我的求职带来更强的竞争力,也会带来更广的发展平台。”

  今年7月思易即将毕业,对于未来的职业他已经在心里有了规划。“我一直是目标明确的人,未来我的工作一定会向着新媒体平台和中外文化交流的方向发展。有了方向,薪资反而不是我择业的重要因素;相比之下,我可能更看重公司长远发展的前景是否与我的规划相一致,能否给我提供更大的平台,或者我进入职场的第一份工作能否给我带来充分的个人成长。”

  柚子是天津外国语大学大四的学生,今年她先后在两家公司实习。两段截然不同的经历,让柚子对“职业”二字有了全新的理解:“我觉得自己就是‘平庸的大多数’,很多同学和我的观点一样,觉得工作就是拿钱办事,赚多少钱就干多少活儿,完成就行。但是我实习遇到的同事是真的把职业当成事业来做,还特别有成就感,他们的状态给我的触动很大。不只是我,感觉身边许多同学在实习和求职的过程中,正不断修正自己的择业观。”

  柚子的第一份实习工作非常忙碌,一天下来每段时间都被填得满满的,刚开始的时候她非常不适应,感觉很辛苦。等换到第二个实习单位之后,又突然闲了下来,这时她才发现“原来闲着更难受”。“虽然第二份实习明显简单了许多,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有创造性的工作。需要从头学起,甚至累一点都没关系,还是有成长空间更重要。”柚子总结道,“目前来说,我求职最关注的是三点:工作内容、团队氛围和领导的个性能力。我觉得如果一个公司年轻人比较多,一般说这个公司是比较有活力和开放的。同时,受实习的影响,我觉得有经验和有干劲儿的领导带队非常重要,跟在这样的前辈身边,会给我更多正向激励,也能让我学到更多。”

  不是要我做什么,而是我想做什么

  随着“95后”陆续进入职场,网上年轻人各种花式怼领导的段子层出不穷。刚好是1995年出生的星移表示,自己可能远没有网上的那些“勇士”那么大胆,但是面对自己不认同的要求,她还是会斟酌着拒绝。

  星移是一所著名高校历史系研究生,她的许多同学毕业后选择读博或者到中学当历史教师;可是从小喜爱读书的星移却一门心思想要做一名编辑,用她的话说自己完全就是从兴趣出发找工作,这样自己面对困难和挫折会有动力坚持下去。如今,星移已经在天津一家老牌出版社工作了3年,对于目前的状态她非常满意。“在出版社做编辑和策划,相对自由的空间更多。我可以自己定选题、联系作者,领导对每本书就是整体操控一下,并不会事无巨细地去安排。虽然工资不高,但是我觉得自己并不是被按着做不喜欢的事,在做的书也是我想要更多人看到的,所以有了成就感。”星移对记者说。

  对于现在的工作,她唯一想吐槽的就是领导时不时地“突发奇想”。“比如今年‘520’之前,领导觉得我手底下做的一本书特别适合在这个时间段宣传,就直接安排下来了。可这书离预计出版日期还早,物料还都没备齐,要赶在‘520’出版容易忙中出错。我一着急就直接去敲了领导办公室的门。”星移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平时我都是很听话的员工,但这次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发声。既然书的责任编辑是我,赶工出了任何问题责任都得由我来负。那么要不要调整时间表、能不能提前出版,我的意见应该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对于网上热议的年轻人“坚决不加班”的现象,星移有自己的解读:“其实,我们不是不愿意加班,只是不喜欢无意义地浪费时间,我觉得这是年轻人追求效率的表现。就我自己来说,如果没有完成当天的工作任务,我会主动加班。但是,自己想要加班,跟领导要求我必须加班完全是两码事。记得我刚毕业的时候,很多人说过几年再看,这帮‘95后’还会不会这么‘莽’。3年过去了,我们都有成长,对于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,还是会坚持下去。”

  不是不在乎钱,而是更注重诚信和公平

  薪资历来是就业时求职者优先考虑的问题,但是恐怕是受网上各种段子的影响,许多人对现在年轻人的印象是:工作是来实现人生理想的,对他们来说赚多少钱无所谓,但一定要开心。真的是这样吗?

  1999年出生的阿越,从大一开始就一边上学一边兼职,她打工不是为了补贴家用,而是为了在金钱的使用上拥有自主权。也正是因为早早地给自己当起家来,阿越的金钱观念很强。“不是要赚很多钱,能养活自己就行。而且我对薪资的概念是付出和收入成正比就可以接受。”职场经验较多的阿越给记者讲述了自己糟糕的打工经历。

  阿越读大二的时候,在线上面试了一家北京的大型网络教育培训机构。对方给她开出的薪资是每小时课时费120元到240元不等,但第一个月发工资的时候,她发现课时费只有每小时50元,天津部门的主管给出的理由是总部HR不了解天津的情况,报错价格了。“当时我就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。同时,我授课的班级还配有一名班主任老师,只负责管理所有网课的学生。虽然他每天也很辛苦,但并不是公司主要收益的创造者。公司要求大家工资数额保密,但我私底下还是打听了班主任和其他全职教师的薪资,差别不是很大,并不合理。本来这份工作我是想毕业之后直接转全职的,结果两个月之后我就辞职了。”

  几乎每位受访者都表示初入职场对于自己的薪资期望并不高,但是要看到未来增长的空间,而最不能容忍的不是薪资低,而是薪资标准不够公平、合理。就像阿越说的那样,也许不同行业之间没有共同点和可比性,但是同一个单位,每个人的价值是能够通过薪资体现出来的。“可能有的单位觉得三五百元的差距,就能标榜自己赏罚分明。但是我觉得年轻人心里都有条杠,真想留住人还是要拿出诚意的。”阿越说。

  求职是双向选择,“反向背调”是必须的

  最近,职场上还有一个词非常火,那就是“反向背调”,即“反向背景调查”。其实,不只是近一两年,毕业生对于目标企业的背景调查由来已久,只是随着信息网络的发达,让这些主体意识强烈的年轻人,更加如鱼得水。

 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除了薪资、企业效益等硬指标外,如今的学生还关注“企业文化”“领导风格”“公司气场与自己合不合”等软性指标……

  “求职是双向选择,调查目标企业有利于我找到与自己理念合拍的公司,也能避开我绝对不能接受的一些企业文化,为什么不用呢?”思易这样对记者说。除了一些软性指标,在调查中思易首先会分析注册信息、股权结构、投融资情况等基本资料,以此推测公司规模和发展前景;同时,法律纠纷和行政处罚也是他关注的重点。“就像我们不会把黑历史写进简历,雇主也不会在公开宣传中自曝其短,‘反向背调’就是为了规避潜在风险。”

  2020年本科毕业的晓静是贵州人,目前在北京工作。作为一名“北漂”,她更深刻体会到了“反向背调”的重要性。毕竟在自己不熟悉的城市,没有家人、朋友的信息源可以参考,要寻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确实更难。“我是学广告专业的,第一份工作在广告公司惨遭甲方鞭打之后,我迷茫了许久。想换个行业试试,目标职位不仅有企业宣传,还包括娱乐公司的执行助理。”晓静说。选择娱乐行业纯粹是出于好奇,也正是因为不了解,所以她特意在各大平台重点搜索了几家娱乐公司信息,还在“知乎”求助了网友。

  “特别幸运的是,我在去一家娱乐公司面试的路上,刷到了一位业内人士的回答。我要面试的这家公司名为招聘执行助理,实际是销售岗位,会压着员工每天到处找新人签约,最终真正留用的人极少,而这条回答下面也有人说了类似的经历。这次调查给我发热的头脑降了温,当时还没到面试的公司我就直接下车回家了。”背景调查,让晓静躲开了择业中的“大坑”,也帮她找到了心仪的公司。直到现在,晓静仍然对自己的“一念之差”庆幸不已。

  教育部相关统计数据显示,2022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首次突破千万大关。但即使面临激烈的就业竞争,“反向背调”仍然为一些毕业生所青睐;而他们调查关注的重点,也正给企业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
  匡先生是北京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HR,做这一行已经近20年了。他告诉记者,现在年轻人心目中的“好工作”标准正在发生变化。过去的求职者关注薪资、企业效益、行业前景,都是相对直观的内容。而现在的年轻人关注的点,除了前面那些硬指标之外,大多是软福利,在面试中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:比如年节补贴如何、是否实行弹性工作制、上班能不能带宠物等。这些问题只能靠“背调”去印证。

  虽然早就知道有“反向背调”的概念,但匡先生并不认同这个说法:“职场本身就是‘双向选择’,背景调查也无需区分‘正向’和‘反向’。职场那么大,谁也不想一脚踏进坑里。可能对于诚信经营、福利出众的企业来说对此还更欢迎,毕竟口碑比自我宣传更让人信服,也更能吸引优秀的人才。”

  提起已经在职场打拼的“95后”这一代人,匡先生表示,他们思维更活跃,在求职中也表现得更精明。就拿“背景调查”来说,不仅有学生用它来甄选心仪的公司,还有人把它当作增强竞争力的砝码。“近两年大学生就业压力比较大,好的企业必定会有人挤破头想进来。简历只是一个硬杠杠,符合基本要求的人那么多我选谁?只能靠谈。这时候,我们必定青睐于认真研究过我们企业的人,因为这不仅能体现个人能力,更传递出强烈的求职意愿。从某种角度说,他们的慎重选择也节省了我们的招聘成本,让我们选中的人更符合企业的需求。”

  “整改职场”,有些夸大其词

  对于年青一代在职场上各种“任性”表现,匡先生认为这不过是职场上某些个体行为被放大的结果,说“00后”正在“整改职场”未免有些夸大其词,但这些年轻人确实给职场注入了活力。“有人说这些年轻人是自私的,很多事的出发点都是‘我自己’。但在工作中,我们发现,这些年轻人的自驱力和创新力都更强。与某些老员工不情不愿地应付差事相比,这种‘不听话’和‘有主见’反而让我们惊喜;而他们处事的态度,也在影响着前辈们。再说,当初‘80后’还被说成是‘垮掉的一代’呢,现在不也成为各行各业的‘中流砥柱’吗?”

  年青一代“离经叛道”的行为之所以被津津乐道,实际上传递的是“打工人”整体的情绪:希望职场更人性化、更尊重个体。我们要看到这些新生代理想、能力与现实脱节的一面,引导他们端正就业态度,但也要正视他们的诉求,比照自身,改掉那些饱受诟病的职场陋习,努力打造一个更人性、更柔性、更活性的职场生态。(津云新闻编辑刘颖)

网络天津 精彩无限——今晚网